首页         新闻中心         讲师团         形象人物         学员风采         专业课程         在线考场         证书查询          形象书店        形象学院        各地培训
职场类别         人才前线         人才招聘         求职信息      论文中心      时尚前沿      礼仪社区      个人形象设计      公共形象       教学工具       网站地图
用户名: 密 码: 忘记密码
2018年7月16日   星期一
  人物排行榜
  资格认证
   美甲师
   形象代言人
   模特
   景观设计师
   礼仪主持人
   陈列师
   室内设计师
   包装设计师
   会展工程师
   品牌经营师
   广告策划师
   礼仪培训师
   形体教练
   艺术摄影师
   衣橱顾问
   流行分析师
  课程推荐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·
详细信息  

我不是药神 我只想知道如何救命
信息类别: [公共形象设计-公关]  浏览次数:49次   发布日期: [2018-7-11]

      据统计全国每6分钟就有一人被确诊为癌症,每7至8人中就有一个人死于癌症。除了个别幸运者外,多数家庭都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,与癌症进行一场殊死搏斗。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正在热映,让观众们认识了瑞士研发的一种抗癌药物“格列宁”和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慢性粒细胞白血病。现实生活中,有不少家庭正面临着癌症的“恐怖袭击”。那么在中国,家庭中有一人患癌,他的亲戚得某种病的几率有多大?常见的癌症发病率高的地区有哪些?

      在疾病面前,药物是维持生命的仅有稻草;在天价药物面前,生命是不可承受其重的累赘。
药物只能延缓病情,健康的身体要靠自身维护。益视频建议大家:勤筛查,早治疗,积极干预生活习惯,在疾病面前,药物是维持生命的仅有稻草;在天价药物面前,生命是不可承受其重的累赘。
┃ 中国癌症病例现状
      2015年,中国人口预期癌症新发病例总数为429.2万人,预期死亡281.4万人。也就是说,平均每天有近12000人确诊患癌,7500人因癌症病逝。其中,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已经从2000年的7%上升到2015年的10.5%;平均预期寿命也越来越长,从2000年的71.40岁上升至2015年的76.34岁。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,恶性肿瘤在死因排行榜上高居不下。事实上,恶性肿瘤已经是中国人口的第一大死亡原因了。
      虽然中国人群整体的癌症发病率低于美国和日本,但是中国癌症患者的五年存活率也低,与发达国家存在不小的差距。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副主任陈万青说,“我们衡量一个疾病的危害程度,最终还是要看这个疾病的死亡率,要看对个体生命的威胁有多大。”
我们发现许多重大疾病特别是癌症,需要长期治疗,每年高昂的药费都难以负担,最新的抗癌药例如PD-1抑制剂,价格要从十万美元起步。直接或者间接受到癌症影响的人将越来越多,家庭负担越来越沉重。
      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电影所反映的社会问题,是“因病致贫”已经成了中国家庭最大的负担。新的治疗方案层出不穷,医疗费用上涨的速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收入速度,最终我们面对着这样的两难选择:要么病死,要么倾家荡产最后穷死。


┃ 药价居高不下背后原因
      ◇ 专利保护:如果不保护专利,没有人愿意去创新,反正创新出来会被模仿然后低价抢占市场,那我干嘛不模仿呢?可是一旦有专利保护,制药公司有垄断地位之后,定出一年几十万的价格,价格是黄金的2-3倍。普通的工薪家庭根本承担不起。
      ◇ 制药公司:国内能够自主研发药物的制药公司少之又少,国外开发出格列卫这种神药,把慢粒白血病的治愈率(五年生存率)从49%的增加到了90%。格列卫一个月2.4万元,制药公司2003年12月在中国上市伊始,就和国内的慈善总会合作赠药,买三赠九,综合平均下来一个月6000元,在2000年初,这个数字依然庞大得不可想象。
      印度“格列卫”与瑞士“格列卫” 药性相似度达99.9% ,但两者之间的价格鸿沟可谓是天差地别,前者一瓶只需4000元,后者却要2.35万元。
      原因就在于印度“格列卫”是通过印度政府启用的“强制许可制度”为穷人所制造的仿制药,直接绕过专利权这一环节被世界贸易组织所认可。
      ◇ 国家医保:我国的医保特点是:“广覆盖、低水平“。各地级市统筹的制度导致经济条件越好的地区报销比例越高,经济条件越差的地区报销比例越低。
此外大量的医保资金被用在营养药等不能直接治病救命的品种上,但是要想把这些药清除出医保目录,那要砸掉很多很多人的饭碗。
      ◇ 假冒猖獗:无数家庭因为瑞士“格列卫” 的高昂药价而倾家荡产,病急乱投医去相信那些所谓的神仙假药。给了假药贩子以可乘之机,造成医药市场的混乱和监管困难。
救命的药反而让多数患病家庭不能承担,药虽有效却没有惠泽百姓。所以才有程勇这帮人设法去搞仿制药,拼命搏上一搏。


┃ 个人力量推动政策改革
      吕受益一角正是因为付不起昂贵的格列卫来维系生命,没有合适的骨髓移植,只能通过忍受痛苦的化疗与死神争分夺秒。还记得他对家庭的眷恋与不舍,在儿子的婴儿床旁边充满希望地说:“说不定以后我能抱孙子呐。”
      黄毛为了不让自己的病拖累家庭而选择消失,让家人误以为已经死在外面了,在他年轻又炽热的眼神中,跳跃着不再孤独一人的奢求和活下去的渴望;思慧这个单亲母亲为了女儿而进了夜总会做舞女,将尊严放下诠释了伟大的母爱;而牧师则为他的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教徒们延长活下去的信念,净化着信众们笃实虔诚的愿望……他们都是普通的小人物,来自低微的小家庭,在这个世界上精心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在残酷的世界里谋一份生计,在活着的这条路上,蹒跚了太久太久。
药物或许不是起死回生的仙丹,但是在病人的眼中,是看到明日朝阳的唯一希望,是听到家人欢声笑语的最后支撑。药贵了,家垮了,命也就微了。
       如今,“慢性粒细胞白血病”的相关药品进入医保、仿制药价格不断下降,曾经一个月要花费2万余元买药,如今只要三四千元就可以维持一年用量。负担得起的药价,越来越多的家庭看到了团圆的曙光。而这光,则是那些以身涉法,用人性的柔韧挑战法律冰冷的戒条的人们,努力争取来的。
“总有人不愿成熄灭的灯柱,要做那唯一的光。”
        从2004年到2018年,十四年中只有寥寥癌症患者能挺过来,大多数都在病痛中离开了人世。在与“天价药品”斗争的过程中,我们看到国家对进口药采取了更宽松的政策,医疗保险将很多药纳入大病医保范畴之中。医改是最难的改革之一,涉及到千万人的性命。我们惊喜地看到,终于有《我不是药神》这样的电影的诞生,去影响一个国家去解救无数生命。


      陈万青预测,“未来10年,中国的癌症发病率与死亡率仍将继续攀升。预计到2020年,中国每年的癌症死亡总数将达300万左右,患病总数将达660万。”
      面对如此高昂的治病成本,我们能与疾病争夺的就是有一个健壮的身体。即使肿瘤医学取得再大的进步,也抵不上个人健康生活方式的建立。益视频建议大家:勤筛查,早治疗,积极干预生活习惯,将有助于我们和亲人远离任何一个癌症大数据的分子。

(文章来源于网络)

 
【新闻来源:中国形象礼仪行业风尚圈】 【本网整理编辑:huanglili】
【字体: 打印 投稿
关闭
 
 
关于我们 | 网站帮助 | 合作交流 | 友情链接 | 技术支持 | 反馈留言 | 在线咨询 | 联系我们

中国形象礼仪行业风尚圈    指导

中国形象礼仪网    版权所有

中形协技术培训中心    管理维护

copyright©www.cnid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06039480号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6033